城市流动人口贫困研究进展与趋势

时间:2019-03-25 09:27:18 来源:鲁平农业网 作者:匿名



城市流动人口贫困研究进展与趋势

作者:未知

摘要:西方学术界对贫困理论的研究可以追溯到18世纪。其研究内涵和范围丰富,呈现出跨学科,多层次的演化形势,城市流动人口贫困研究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近年来,随着中国城乡协调发展和新型城镇化的推进,我国城市流动人口贫困问题的研究逐渐呈现出局部化的应用研究现状。

本文在梳理相关文献的基础上,对国内外城市流动人口贫困研究的基本情况进行了统计分析,并提出了研究趋势的前景。

关键词:城市流动人口;贫困研究;进展;趋势

中图分类号:F113.9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9-055X(2018)04-0065-13

DOI:10.19366/j.cnki.1009-055X.2018.04.007

首先,提出了这个问题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后,中国开启了精准扶贫的新征程。

2013年11月,当习近平总书记访问湖南湘西时,他首先提出了“精确扶贫”。他要求在开展扶贫工作时,要适应当地情况,找到“贫根”,找出贫困目标,实施相应的扶贫措施。

2015年,中国共产党中央和国务院在《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提出了“精准扶贫,精准扶贫”战略规划。同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发表了长篇演讲,系统阐述了精准扶贫和扶贫的战略。 [1]。

2016年11月,国务院发布《“十三五”脱贫攻坚规划》,表示到2020年,将以稳定的方式实现“两担三保”[2]。

在2017年10月的报告《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中,习近平总书记肯定了在消除贫困方面取得的决定性进展:“超过6千万贫困人口脱贫,贫困发生率从10.2%下降到不足4与此同时,城市化率每年平均增长1.2%,超过8000万农业转移人口成为城市居民。

“[3]农村贫困发生率的显着下降无疑为城市贫困提供了大量经验,但我们也应该看到,随着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中国目前面临着作为世界上规模最大,发展最快的移民过程,大量农村劳动力,即移民,从农村出现,前往城市,前往中国的发达地区。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流动人口司发布《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6》:“十三五”期间,流动人口继续沿长江,沿海,沿主要交通线路和流动人口聚集超大城市和特大城市继续增长,其中一些是农村由于教育水平低和缺乏专业技能,一些居住在城市的移民依靠短期工人维持生计,失业和就业不足较差的。他们被排除在农村地区的精确扶贫之外。此外,它尚未纳入城市扶贫范围,不能享受城市居民同样的福利。这使得城市贫困移民的贫困问题变得非常复杂。该国流动人口的平均贫困率达到15.2%,即常住人口的平均贫困率。率高出50%。

基于以上背景,可以看出,城市流动人口贫困问题的研究应受到学术界和政府的高度关注。在系统回顾城市流动人口贫困研究现状的基础上,提出了研究前景。

二,贫困理论研究

众所周知,贫困是一种全面而复杂的社会经济现象。

西方关于贫困的学术研究可以追溯到18世纪。学者们从不同角度分析了贫困的内涵和成因(包括城市贫困,农村贫困和城市流动人口贫困)。主要有三种类型:

首先是贫困的能力。

亚当·斯密(1776)是古典经济学的代表,他认为贫困是由个人懒惰引起的,而个人能力是贫困的主要原因。

后来,英国社会学家Benjamin Seebohm Rowntree(1901)首次提出了《贫困:城镇生活研究》中的“绝对贫困”理论,认为贫困是缺乏维持体力的最低需求[4]。 。

A. O. Hirshman(1957)的涓流效应理论指出,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贫困问题将自动消除[5]。

Fuchs Victor(1967)提出了“相对贫困”的概念,以考虑社会的平均生活水平。世界银行通过考虑能力因素来界定“能力贫困”的概念,并从穷人的内在因素中解释贫困。它认为贫困意味着缺乏有效参与社会的基本能力[6]。

可以说,技能水平(Duncan,2012)[7]是导致能力贫困的主要因素;此外,基本建设理论(Michael Sherraden,1991)认为资产短缺是持续贫困的根本原因,即“资产贫困”。它指出,资产不仅包括货币和证券等有形资产,还包括个人信贷,人力资本,文化资本和社会网络等无形资产[8]。

社会关系,社会资本(包括当地社会网络和组织,直系亲属,其他移民,邻居,教会)和教育程度(Giusta MD,2006; Mina Baliamoune Lutz,2009)[9-10]也是导致贫困的因素。

第二是权力贫困。

在对剩余价值理论进行系统分析的基础上,卡尔马克思(1867)指出,城市工人阶级的贫困是由资本家的剥削造成的。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马蒂亚·森(1981年)明确表示“权力贫困”,并认为贫困的真正含义是创收能力不足和穷人权利的交换[11]。

基于对穷人的无助和孤立的研究,罗伯特·夏特尔(1995)认为,脆弱性,缺乏权力和声音也是贫困的属性,进一步解释了权力贫困[12]。

此外,流动人口的多样性(Brazgolgher A,2009)[13],移民的来源(Ostby G,2016)[14],女性移民等特殊群体的移民贫困(Giusta MD,2006)[ 9]这是权力贫困的主要原因。

第三是文化贫困。

文化贫困理论是《五个家庭:墨西哥贫穷文化案例研究》(1959)[15],美国人类学家奥斯卡·刘易斯,《一落后社会的伦理基础》(1958)[16]哈佛(爱德华?C?班菲尔德),哈里特迈克尔哈灵顿《另类美国》[17]代表他们认为贫困是一种植根于贫困的思想和行为模式。穷人是一种文化,一种制度和一种生活方式。后来,Wilson W J(1987)指出,穷人对生活有一种独特的态度和一系列与主流文化相悖的伦理,即他们自己的病态病态文化[18]。

B. Boxill在《贫困的文化》(1994)中进一步指出,一个社会包含多个阶级群体,他们在文化上是多样的[19]。

在国外贫困理论研究的基础上,对中国学者对贫困理论的研究进行了总结和总结。一般而言,贫困分为绝对贫困,基本贫困和相对贫困。人们认为贫穷是经济,社会和文化落后的总称。 ,1994;童兴,林义刚,1994)[20-21]。

一些学者还将贫困分为收入贫困,人类贫困(指缺乏基本的人类能力,如文盲,营养不良等)和知识贫困(胡鞍钢,李春波,2001)[22]。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流动人口服务管理部门发现,流动人口的质量很低。如果对劳动保障政策的认识水平较低,则不知道劳动合同是否应与雇主签订。我不知道签订劳动合同和支付保险费。相关法规和政策等(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流动人口服务管理系,2010年)[23]。

此外,文化差异也可能导致文化和心理因素,如流动人口对流入土地的文化和风俗的认识,特别是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已成为城市的新贫困人口(唐先贤, 2006; Tang Zaixian,Wang Zengwu,2011)[24-25]。

可以看出,中西方学者关于贫困理论的研究层面不断丰富,逐渐成为一个综合的,多层次的概念。

三是城市贫困流动人口研究

流动人口是一种特殊现象,出现在中国城乡二元社会结构和户籍制度的背景下。学术界尚未达成共识定义。

一般来说,有三种解释:首先,从地理的角度来看,流动人口是指在一定时间范围内居住地理位置的变化,即就业地点,生活或学习与户籍所在地分开。人口状况(陈敦贤,2005;郑功成,2007)[26-27]。其次,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城市流动人口是城市的临时常住人口,他们在改革开放后以社会经济部门的经济和商业活动为目的谋取生计和利益。 (吴明伟,吴晓,2005)[28],或寻求当地就业机会作为流动目的的子群体,即改变流入永久居民登记所在城市的外国劳动力(苗苗,2006)[29],又称“农民工”,即从田野到城市,从事简单的体力活动。没有城市户口的劳动力,低收入群体(城乡,城市和城市)。他们是城市就业不稳定,收入低,社会地位低的群体(方晓玲,2004) )[30]。

第三,从社会的角度来看,人口流动是指由于学校教育,退休,婚姻等原因而使原居住地居住在另一个地方的行为(关新平,2014)[31]。

基于以上几点,可以看出流动人口是离开户籍区,居住在另一个行政区,参与工作和生活,没有迁移的人口。

应该指出的是,根据人口普查和抽样调查,如果流动人口居住在某一地区超过半年,他属于该地区的常住人口。

因此,部分常住人口是流动人口。

在国外,只有“移民迁移”和“移民人口”的概念,但没有类似于中国“移动人口”的概念。

在中国知识网络中,关键词“移动人口”被用作搜索的关键词,只选择了核心期刊和CSSCI,文档数量为5,535(截至2017年11月10日)。它始于1992年,研究内容主要包括流动人口。面临的规模,特点,面临的主要问题以及对城市的影响。

因此,可以看出,对流动人口的研究受到了很多关注和丰硕的成果。

但是,当把“贫穷”和“流动人口”这两个词放在一起时,结果就大不相同了。

本文选取贫困,流动人口,城市贫困和流动人口,贫困和城市流动人口,城市贫困和农民工,援助和流动人口以及扶贫和流动人口等关键词的核心期刊。而CSSCI的数量,搜索结果如图1所示。从图1可以看出,当两个关键词“贫困”和“流动人口”一起被搜索时,核心帖子的数量小于100;当“城市贫困”与“流动人口”一起被搜索时,研究的数量只有极少数。

可以看出,国内学者对城市移民的贫困关注较少。

同时,本文进一步将以“城市贫困流动人口”为主题的核心期刊和CSSCI发表的文章引入CiteSpace软件,选择关键词进行聚类统计分析,并通过软件算法选择最具代表性的名词。分析? Y果实如图2和图3所示。

从图2中的计数结果可以看出,“外来人口”,“流动人口”和“农民工”这三个关键词最常出现,这三个关键词的年轮也可以从地图上看出来。图3中最大的圆圈,这意味着它们的总引用频率最高。

不仅如此,而且黑暗外圈出现在这三个关键词的圆圈的外围,这代表了高度的中心性,即学者们对这些关键词进行了相对集中的研究。

此外,关键词的影响因素也占比较大,节点也很多,表明学者在研究城市流动人口贫困问题时更多地考虑了影响因素。

随着工业化的进步,西方国家人口流动和人口迁移的广度和深度不断增加,城市贫困问题日益突出。

例如,联合王国在中世纪晚期开始经历严重的难民和贫困;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美国人口流动频繁,城市贫困更加复杂;加拿大,瑞典和巴西等国家也不例外。

在这方面,西方学者也围绕这一主题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基于Web of Science数据库,SAGE期刊数据库和Springer LINK数据库,本文采用“城市贫困”“流动人口”“贫困城市流动人口”。城市贫困流动人口“贫困的城市移民治理”搜索主题词。研究领域仅限于“社会科学”,研究方向是“公共管理”。搜索时间始于1950年,并于2017年11月10日结束。分析了相关文献,搜索结果如表1所示。从表1可以看出,三个外语数据库的搜索结果完全不同。其中,SAGE期刊数据库搜索结果最丰富(SAGE期刊数据库的搜索结果包含许多国内作者的帖子),Springer LINK数据库搜索结果的数量较多。减。

当分别搜索“城市贫困”和“流动人口”时,获得的结果相对较大,并且当两个关键词一起搜索时,结果通常会受到损害。

可以发现,需要进一步加强对城市贫困移民反贫困的研究。

4.针对城市流动人口贫困的研究

在对城市贫困移民的研究中,核心内容当然是贫困定位研究,即谁是穷人?通过文献研究发现,传统的贫困测量方法通常基于单一指标。世界上有一种衡量一维“谁是穷人”的五种主要方法(见表2)。

可以看出,这些测量方法主要集中在生活水平的角度,更多地考虑了基本生活所需的收入和支出,以确定居民的基本消费是否为贫困。

显然,这种贫困衡量标准更容易实施,因为已知贫困的标准值,但实际上,导致贫困的因素是多种多样的,仅仅依靠一个指标显然是不科学的。

那么你如何衡量多方面的贫困?这一直是学术辩论的焦点。

Amartya Sen(1976)[11]认为,在多维环境中衡量贫困也分为两个步骤。

更传统的方法是将多维问题转化为一维问题,然后使用一维识别来定义谁是穷人。

JE Foster(1998)[32]评估了相对贫困和绝对贫困的多个概念,选择了贫困线并将数据汇总成一个总体贫困指数,并提出了一个可以根据研究需求建立的共同混合贫困。线法。

然而,这种方法的前提依赖于所有元素的价格存在,并且每个元素都具有建立效用或财富的适当权重,并且这些假设的合理性受到许多学者的质疑(Tsui,2002; Bourguignon)和Chakravarty,2003; Ruggeri Laderchi等,2003)[33-35]。并形成了在多维情境中识别穷人的两种方法:第一种方法认为,只要存在某种因素贫困,就指出多维贫困的定义应该基于每种贫困的不足。元素,暗示每个穷人的方面规定了贫困线,如果一个人低于这些线,那么他就是穷人(Chakravarty等,1998; Tsui,2002; Bourguignon和Chakravarty,2003)[36,33] ,34];人们认为,只要某个元素不是穷人,就不是穷人。这是一种“和”逻辑关系,表明想要被承认为穷人的人必须符合每个要素规定的贫困条件。如果不满足条件,就不能认为它们很差(Layte R等,2000; Richard和Whelan,2000)[37-38]。

Atkinson(2003)将前者定义为“联盟”,它结合了不同的剥夺因素,然后对个体进行了总结,然后形成了一个国家综合指数;后者被定义为“交叉方法”(Intersection),它首先在个体之间聚合,形成维度中所有个体的总指标,然后组合不同属性的总指标[39]。

第一种方法可以很容易地将大多数人定义为穷人,即使看起来很直观,有些人并不穷。

相反,第二种方法可以很容易地将大多数人定义为非穷人,即使有些人直觉上很穷。

考虑到这些问题,Alkireand Foster(2011)提出了一种更为妥协的方法,即通过界定两类贫困线将贫困因素定义与穷人的定义分开,包括将贫困视为贫困。 “双重截止”鉴定步骤和传统的基于FGT方法的聚合步骤[40]。

国内学者对贫困的定义最初是以“三线”标准为基础,即“特殊线,生存线和发展线”作为衡量中国农村基本贫困维持最低成本的标准(林Yigang,1994)[41],贫困的定量描述通常使用恩格尔系数的单一指标。随后,对城市贫困采取了相对贫困的测量方法,即城市贫困人口主要是指城镇居民最低收入人口的一定比例。

有学者指出,全面了解和衡量贫困需要从定性和定量两个方面入手,至少需要考虑人均财富总量,个人可支配收入,要素收入占个人可支配收入份额的四个基本基本指标。恩格尔系数。进行综合计算(丁谦,2003)[42]。

有学者认为,在使用恩格尔系数衡量中国城市贫困时,恩格尔系数的分母应该是从医疗自筹总额和教育总量中扣除的家庭消费支出总额(尹海杰,唐钰, 2009)[43]。

此外,在研究城市移民的贫困表现时,它分为经济生活和人文科学。

经济生活条件主要包括:一是生活条件差。

生活在城乡交界处的各种简单建筑(周永平,2003)[44],低成本的城市村庄,内城衰退地区和棚户区(元元,2011)[45],以及城市中心区域拆迁区域(刘伟,曹远达,2015)[46]。

第二,就业问题很多。

进入城市后,农民工无法享受与城市居民同等待遇。劳动力市场缺乏标准化的劳动就业制度和雇主与农民工之间的劳动关系。市场供需不平衡。农民工基本上没有工资水平的决定。定价权(高云红,2009;夏丽霞,高军,2011;张庆,2013)[47-49]。

第三,缺乏社会保障福利。

参与各种保险的流动人口流入的比例也很低,可归结为缺乏,混乱和损害(郑功成,2007)[27]。参加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和工伤保险的比例不到20%,参加生育保险或支付住房公积金的比例不到10%(Du?F,2013)[50]。

人文学科可分为精神和文化贫困(方晓玲,2004;孙咏梅,2016)[30,51]和心理贫困(张连德,2012;李元兴,2016)[52-53]和儿童的教育障碍(段成荣,吕立丹,邹湘江)等,2013)。[54]

五。衡量城市贫困移民的贫困程度

在针对城市贫困流动人口的目标后,学者研究的内容转向了“穷人多穷?”的研究。 “为什么这么差?”

世界上有六种衡量贫困的典型方法(见表3)。

在20世纪60年代,英国学者Townsend P.从生活方式,消费者行为等开始,并选择了一些剥夺指标来考虑人们生活方式的丧失[55]。

1984年,学术界开始使用数学公式(FGT指数)作为衡量贫困的工具,将整体贫困分解为贫困的不同组成部分(Foster J,Greer J,Thorbecke E,1984)[56]。

1987年,哈格纳尔首次突破了单维度量的局限性,并提出从收入和休闲两个维度来衡量贫困[57]。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开发计划署)在《1997年人类发展报告》中提出了人类贫困指数(HPI),该指数使用三个基本变量来衡量贫困。

2005年,Charkravarty和其他学者将多维贫困理论体系与一维瓦特贫困指数(1968)相结合,构建了Watts多维贫困指数。

随后,Chakravarty和Silber(2008)[58],Maasoumi和Lugo(2008)[59]和Tsui(2002)[33]等学者进一步研究了多维情况下的瓦特系数:Charkravarty等。 (2008)瓦茨指数分为瓦茨贫困差距比率,TheilBourguignon不平等指数(Theil,1976; Bourguignon,1979)[60-61],穷人的比例,每个维度的权重以及相关性每个维度。

Maasoumi和Lugo(2008)使用Watts指数中的信息理论视图来评估两种不同的聚合方法,包括显性和隐性,并检查了公理和信息方法中的哪些人。2007年,Alkire等人。提出了计算多维贫困指数MPI的AlkireFoster模型方法,该方法可以同时反映贫困的多个维度[62]。

多维贫困指标被广泛用于实证研究,因为它们灵活地识别贫困人口和可分解性,例如根据四个方面(资产,健康,教育和赋权)确定撒哈拉以南非洲14个非洲国家的四个方面。贫困(Batana,2008)[63],利用2007年不丹生活标准调查数据,从五个方面衡量不丹的多维贫困:收入,教育,房间供应,获得电力和获得饮用水(Santos和Ura,2008年)[ 64]。

此外,Lustig(2011)阐述了各种多维贫困指标的特征[65]。

Bennett和Mitra(2012)研究了多维贫困指标的估计和统计推断,发现它们可以统一处理,并测试同时使用最小p值的方法[66]。

在借鉴西方相关研究的基础上,国内学者构建并运用多维度量度来研究城市贫困和城市流动人口贫困的测量。

在城市贫困测量研究中,一些学者基于多维贫困测量方法的结果,指出中国的城市贫困状况远远高于国家统计局根据收入衡量的贫困率。 (王小林,Sabina Alkire,2009)[67];考虑衡量中国城市贫困的收入标准和消费标准,并将其分为持续贫困,暂时贫困和选择性贫困(李石,John Knight,2002)[68];使用Watts多维贫困该指数从收入,知识和健康三个维度衡量中国转型期的多维贫困(陈立中,2008)[69]。

在衡量城市流动人口贫困方面,学者们还采用了多种多维度的测量方法进行研究。

例如,使用FGT指数来衡量中国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城乡不同人群的贫困程度(李石,Gustafson,2001)[70];或者从“生存 - 发展 - 风险”贫困的三个维度来衡量农民工收入,发展和社会保险的贫困(朱晓,段成荣,2016)[71];或将测量维度设定为物质贫困,能力贫困,精神贫困,权利贫困,福利贫困和资产贫困。使用多维贫困测量方法(Cheng Shiyong,Qin Meng,2017)[72]测量尺寸。有学者采用AF多维度贫困测度方法分析农民工收入,健康,教育和医疗保险的贫困状况(王春超,叶勤,2014)[73];甚至在基于AF方法的基础上增加几个维度来衡量(例如,增加资产维度来衡量)(王素霞,王小林,2013)[74],增加收入维度来调查收入贫困的发生率(张全红,周强, 2014)[75]。

相信AF方法应与跨期持续时间分析方法相结合,建立长期多维贫困指数,并将多维贫困研究扩展到跨期动态领域(郭锡宝,周强,2016)[76] ]。

此外,一些学者对现有的贫困测量方法提出了疑问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

例如:从公理学的角度来证明传统的单维贫困和多维贫困,比较和研究FGT测量方法(邹伟,方英峰,2012)[77];或者使用“性别分析”的观点,武汉城市徐家Street街的贫困家庭的测量发现,女性经历了更多的贫困。建议城市贫困测量应该在坚持“整体”视角的同时,补充“专业”视角(王艳,慈勤英,2004)。 [78]。

总的来说,目前关于多维贫困定义和衡量的大多数研究仍然存在于收入,健康,教育和生活标准的传统维度中,缺乏对中国贫困特殊性的考虑,例如中国社会结构的复杂性。 , 城市。这些问题也与多维贫困测量密不可分,这是由于该过程带来的人口流动速度加快以及农村人口大量流入城市造成的新的城市贫困造成的。

6.城市流动人口反贫困政策研究

(一)政策对城市流动人口贫困的影响研究

也就是说,从外部(政府政策和行政)因素来探讨导致低收入移民苦难的挫折来源,例如地方官员的态度(KlakT,1993)[79];教育机会(Ostby G,2016)[14]公共政策,社会经济变化,经济福祉,获得养老金和移民机会(Lloyd-Sherlock P,1998)[80];区域社会经济多样性和移民对区域贫困水平的潜在影响(Brazgolgher A),2009年)[13]。国内学者对政策对城市流动人口贫困影响的研究主要体现在以下四点:一是对户籍制度的限制,保障流动人口不分享城市社会资源(李强,2002;黄) Wei,2009; Li Tao,Ren?? Yuan,2011)[81-83];二,流动人口管理政策不符合“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和构建和谐社会的基本要求(宋健,何磊,2008;郭秀云,2009;周学新,2009)[84 - 86];第三,政府低廉的公共管理和社会服务功能对城市流动人口的贫困产生影响(胡爱民,2006; Du?F,2013)[87-88];第四,阶级凝固使农民工在一代人之内,很难实现垂直流动阶级凝固的垂直积累和世代之间的资本稀缺(林竺,2016;刘文烈,魏学文,2016)[89-90];权利供给不足,现有权利的不公平分享机制,农民工我们没有分享公共产品的权利(李刚,周佳来,2009;林娜,2009)[91-92];缺乏社会支持网络,无论是圈子还是关系(庞伟,2014)[93];这个城市存在“岛屿效应”,甚至歧视也使得农民工群体感到被剥夺了权利(侯为民,2015;杨东民,2010)[94-95];当地人对外国人的社会文化接受程度不容乐观(关新平,2014); Fuxin,2000)[31,96]。

为了更直观地了解政策对城市流动人口贫困影响的研究进展,本文采用CiteSpace软件生成研究的聚类时间线图(见图4)。

从图4可以看出,外来人口的话题开始出现在2000年。在21世纪之前,关注社会保障主题的研究逐渐减少。

流动人口聚集了一个年轮较大的环形外环,形成了城乡分割,新城市贫困和户籍制度改革等主题。

此外,还有重要的节点用于精确扶贫,公共服务和社会融合。这表明,在研究城市流动人口贫困问题时,学者们越来越多地考虑政策对城市流动人口贫困的影响。(二)研究反贫困政策对城市流动人口的影响

国外反贫困政策研究的有效性侧重于检验政府的支持政策和相关援助计划的有效性,并探讨社会援助在多大程度上帮助人们摆脱贫困以及对贫困率的影响。

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检验个别政策(计划)的有效性,例如评估粮食援助计划的有效保险范围(Richard Blundell,2003)[97],美国社会援助计划的有效性( C.Behrendt,2002; Yonatan BenShalom,2011)[98-99],实施加拿大“福利工作”政策的影响(R. Breitkreuz,2012)[100],现金转移计划以减少角色贫困(JMPescarini,2017)[101]等。

另一方面,它是检查项目数量或不同国家援助计划的比较效果之间的关系,例如测试美国TANF(TANF)和成人医疗补助之间的联系(J. Stuber,2004)[ [102],比较效应德国,瑞典和英国三国的社会救助制度,发现任何国家的社会救助制度都无法真正克服贫困(C. Behrendt,2002)[98]。

另一个学者因素反过来影响政策的实施,并发现社会资本和机构可以提高联合国的援助效力(Mina BaliamouneLutz,2009)[10]。

在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将农村贫困问题作为扶贫政策的重点,而城市贫困移民的相对扶贫政策并不多,这与中国农村和城市贫困现实相对应。时间。因此,农村贫困问题和农村扶贫政策的实施一直是国内学者关注的焦点,关于贫困和贫困对城市移民的影响的研究也不多。

例如,评估农村社会救助政策的扶贫效果,认为农村反贫困政策应从社会救助转向社会保障(徐跃斌,刘凤琴,张秀兰,2007)[103];采用断点回归和双差分法评估新农村社会养老保险政策,以减少农村老年人的贫困发生率(张传川,John Giles,赵耀辉,2015)[104];城市流动人口贫困和反贫困效应主要包括: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分析,失业保险制度,医疗保险制度等。城市反贫困政策的效用与缺陷(洪大勇,2003)[105] ]。通过建立理论框架,实证检验政府援助和公共服务对城乡移民的扶贫效率(徐俊玲,方文君,2017)[106]。7.研究评估和展望

(1)研究评估

通过对贫困理论和城市贫困移民反贫困的国内外学术研究,我们可以发现,由于国情不同,国内外学者对城市贫困移民的研究给予了不同的关注。

在过去的20年里,国外学者就城市贫困(贫困人口贫困)进行了广泛的讨论,并对广度和深度进行了实证研究。

在过去的十年中,国内学者一直关注城市贫困移民的扶贫和贫困测量。他们逐渐从最初的农村反贫困研究领域扩展到城市贫困,城市流动人口贫困和城市人口贫困人口的研究。并结合中国当前的国情和地方现实,探索迫切需要解决的具体实际问题。

国内学者对贫困目标和贫困测量的重新审视进一步丰富了中国城市贫困流动人口的测量。

然而,国内大多数学者对城市贫困移民的研究仍然只停留在现状描述和对策研究中,主要从生活水平,教育水平,精神文化等方面描述城市流动人口的贫困状况,来自户籍制度。社会保障制度等方面提出了相应的反贫困建议。相比之下,科学和严谨的实证研究仍然不足。

此外,国内学者对城市贫困移民的比较研究较少关注。几乎没有文章比较不同地区不同城市的贫困人口。可以看出,城市贫困移民反贫困的比较研究是一个需要填补的空白。

虽然国内外学者对城市贫困移民进行了较晚的研究,但贫困理论相关研究的发展取得了显着成效,相关研究在美国,巴西,加拿大等国家实现了公共管理和社会保障实践。 。影响深远。

(二)研究展望

通过对贫困理论的纵向和横向分析以及城市贫困移民的反贫困研究,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发现研究的一些不足和下一步研究的方向:

1.重视并加强对城市贫困移民反贫困问题的研究

根据世界银行研究报告《中国减少贫困战略》(1992),1980年农村贫困人口比例为28%,城市贫困人口比例仅为2%。随着中国扶贫政策的不断推进,农村贫困人口比重大幅下降。然而,城市贫困人口的比例显着增加:1999年城市贫困发生率比1995年增加了10%; 2005年城市人口贫困发生率为6%至8%,高于同期农村地区的2.6%。

特别是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城市贫困问题日益突出。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底,中国城镇居民最低人口为2258万[107]。

中国社会科学院《2011中国城市发展报告No.4》的数据显示,中国城市贫困人口约为5000万[108],比全国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高出约150%。

随着经济结构调整和升级,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以及农村人口大量涌入城市,城市贫困问题日益严重。

因此,在农村扶贫战的阶段性胜利和一定的扶贫经验积累的基础上,有必要加大对大城市贫困人口扶贫的研究。这是一个在新时代不能延迟的重要问题。

2.准确界定城市贫困移民的内涵

任何研究的开始都是对概念的明确定义和解释。为了更有说服力地开展城市贫困人口反贫困研究,学者们应该重视对城市流动人口贫困内涵的研究,以及更多的理论研究。性别阐述,分析城市移民贫困与一般城市贫困和农村贫困之间的差异。

此外,中国一直使用贫困线和最低生活标准来确定家庭是否是贫困家庭。应该用什么标准来衡量城市流动人口的贫困程度?使用什么标准和维度来真正有效地衡量城市移民的贫困?这是等待学者们进一步研究的。

3.加强对城市贫困移民的扶贫政策的研究

中国政府一贯重视扶贫工作,取得了显着成效。

虽然与农村扶贫相比,城市扶贫的重点并不是太高,但各级政府也出台了一些地方政策,包括城市扶贫和扶贫,那么不同的政策和体制机制是什么?如何以及如何有效地成为城市贫困移民减贫的最大障碍,如何进行客观评价,有什么样的经验教训,如何进一步推进政府城市贫困流动人口的扶贫工作?这些都有待进一步研究。利用大数据和信息化对城市贫困流动人口进行实证研究

长期以来,由于政府机构和职能分工的影响,中国流动人口的信息和管理,包括贫困移民信息,已分散在公安部门,人口和计划生育部门,人事部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门,民政部门。 ,教育部门,税务部门,卫生部门,统计部门等

尽管自2009年以来,前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每周对流动人口的动态进行监测,并形成了向社会免费提供的年度数据,但关于贫困流动人口的数据和信息很少。

事实上,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中山大学,暨南大学,西南财经大学等许多大学都设立了社会科学研究中心,调查了不同流动人口的不同主题,但几乎没有贫困的移民。 。专题调查。

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和不断发展,利用大数据研究城市贫困流动人口应扩大研究领域。

因此,有必要整合和开发相关数据资源,促进大数据的开放共享,为贫困移民建立数据平台,采用新技术和新方法分析贫困移民的大数据。

引用:

[1] [ZK(#]新?A网。习近平:抗击贫困和攻击数量已经席卷全党,国家目标是努力[EB/OL]。(2015-11-28) [2017-11-10] .http://

[2]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和国务院关于印发“十三五”扶贫计划[EB/OL]的通知。(2016-12-02)[2017] -11-10] .http://

[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习近平代表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的报告(实况全文)[EB/OL]。(2017-10-18)[2017-11-10] .http ://

[4] ROWNTREE B S.贫困:城镇生活研究[M]。纽约:麦克米伦公司,1901年。[5]魏森。世贸组织经济学家阿尔伯特赫希曼的政治历程[J]。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6):117-129。

[6]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报告:消除贫困[M]。牛津大学:牛津大学出版社,2000年。

[7] JEFFERSON P N.牛津贫困经济学手册[M]。牛津:牛津大学出版社,2012年。

[8]韩莹莹,范世民。结构理论视角下的城市贫困贫困因素与机制[J]。 ,2016(7):49-54。

[9] GIUSTA M D,KAMBHAMPATI U.英国女性移民工人:社会资本,福利和融合[J]。国际发展杂志,2006,18(6):819-833。

[10] [ZK(#] MINA B L,GEORGE M.援助有效性:看AidSocial CapitalGrowth Nexus [J]。发展经济学评论,2009,13(3):510-525。

[11] AMARTYA S.贫穷与饥荒 - 论权利与匮乏[M]。王宇,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1。[12]罗伯特C.贫困和生计的现实重要[J]。环境与城市化.1995,7(1):173-204。

[13] BRAZGOLGHER A,Franamarques D H.巴西境内移民流动的区域社会经济多样性。 [J]。 EconomíaSociedadYTerritorio,2009,9(31):681-721。

[14] OSTBY G. Ruralurban迁移,不平等和城市社会混乱:来自非洲和亚洲城市的证据[J]。冲突管理

相关新闻